首頁  > 歷史文化 > 史鑒

股票价格与股票指数 www.460825.tw 碧水繞丹山 千古儒釋道

武夷山的歷史文化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2020-06-12 09:03

  “閩在海中,其西北有山?!薄渡膠>?。

  在福建的西北角,坐落著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重遺產武夷山。許多文人墨客在此留下印跡,成就了一番文化盛舉。儒釋道三教在此共生,相互獨立又互相補益。萬里茶道在這里開啟,轉運茶葉的儒商以信立行,走向世界。

  斗轉星移,故事千百,都化在那一壺山水茶里,芳香千古,述說著中華文明關于“和”的記憶。

  文脈起伏

  “年年春自東南來,建溪先暖冰微開。溪邊奇茗冠天下,武夷仙人從古栽?!閉饉木涫?,出自北宋文學家范仲淹的《和章岷從事斗茶歌》。斗茶又稱茗戰,是興起于武夷山下的一種品茗方式,斗茶者各取所藏好茶,輪流烹煮,品評高下。斗茶歌又稱斗茶令,古代文人斗茶時喜歡吟詩作賦,用以助興增趣。一盞茶,一句詩,透露出宋代武夷文化的興盛。

  讓我們用一盞茶的工夫,回溯武夷山的文脈起伏。

  在武夷山南麓,有一座面積約48萬平方米的遺址,這里是有著“中國龐貝古城”之稱的閩越王城。公元前202年,閩越王無諸大興土木,在武夷山下蓋了這座城。92年后,無諸的后代余善叛亂,漢武帝發兵平叛,王城被焚,武夷山下一片瘡痍。

  到很久很久之后的唐朝,貞觀之治,天下清明,上將軍彭遷提督建州(建州轄武夷山)。彭遷曾隨李世民南征北戰,戰功赫赫,在建州,他一眼便愛上了武夷山水。解甲歸田后,他捐資雇募民力在武夷山下斬草除萊,開荒筑室,引水溉田三千余頃,同時遷徙上萬百姓到此定居。彭遷之后,其子孫彭漢、彭珰繼承遺志,在此拓荒造田,開發桑梓。

  也正是在唐朝,東南一隅的武夷山,開始享有全國的知名度。據清代董天工《武夷山志》記載,唐天寶七載(748年),朝廷派登仕郎顏行之封武夷山為名山大川,并在武夷山九曲溪一曲同亭湖畔題刻:“唐天寶七載歲在戊子七月,封名山大川,登仕郎顏行之記?!?/p>

  南唐保大二年(944年),一位白發儒士隱居武夷山,他是“開閩宰輔”翁承贊。翁承贊在福建任鹽鐵副使時,曾勸閩王“建四門學以教閩士之秀者”,即在各府縣鄉廣設庠序,供庶民入學,武夷山下學風漸起。翁承贊還大力推廣茶葉種植,武夷山上茶香四溢。

  北宋元祐四年(1089年),一位少年走出武夷山。少年名叫胡安國,他將拜當時的大儒楊時為師。彼時,楊時與另一位大儒游酢已從洛陽返回福建。楊時、游酢長期講學著述于武夷山,胡安國與二人亦師亦友,也成長為一代大儒。胡安國后來開創了“湖湘學派”,晚年回歸武夷山講學,他用三十年光陰著成的《春秋傳》,更是成為后世科舉士子必讀的教科書,被尊為“武夷先生”。

  儒學在武夷山下植根繁衍,一條清獻河讓綠水青山更添生機。北宋康定元年(1040年),與包拯齊名的大清官趙抃知崇安縣(今武夷山),他引西郊河水灌溉南郊農田,使百姓安居樂業,恩澤至今。武夷山下萬物清平,千百年的積淀似乎就靜候著一個契機,積厚而發。

  九曲溪畔

  南宋紹興十四年(1144年),武夷山五夫里紫陽樓,三位先生圍坐在茶爐旁,茶香卷簾,他們準備給一個名叫朱熹的少年授業。一年以前,朱熹的父親朱松病逝,去世前他將兒子托付給摯友劉子羽,讓朱熹拜劉子翚、劉勉之、胡憲三先生為師。于是,朱熹隨母移居到武夷山,居住在紫陽樓。朱熹在這里生活了近五十年。

  劉子翚、劉勉之、胡憲,都是名重一時且品行高潔的儒士,他們的學問各有所長,最終都融到了朱子理學體系中。

  影響朱熹的不僅有儒。武夷山是三教名山,理學在此茁壯成長,佛與道也在此蔚然成風。佛與道的理念不斷沖擊著他的思想,又相繼被朱子理學體系所吸納。

  在武夷山隱屏峰下,九曲溪旋繞曲折,隱屏峰云氣流動,此間有一書院——武夷精舍。武夷精舍又稱紫陽書院、武夷書院,朱熹于南宋淳熙十年(1183年)建成?!跋壬崳萋萄冶摺薄跋嚶氤牾∮誥嶂隆薄按酥疚純閃?,見之千載后”,這是詩人陸游、詞人韓元吉、歷史學家袁樞等對武夷精舍的印象?!拔湟木帷鋇吶曝蟻?,名流云集,學者如織,朱熹在此教導出了蔡元定、黃榦、詹體仁、真德秀等一批門人,他們將理學發揚光大。

  南宋淳熙二年(1175年)初夏,新茶盛發,浙東學派領袖呂祖謙跋山涉水來到武夷山,他與朱熹泛舟品茗,讀書論道,相談四十余日。呂祖謙此行的另一個目的,是邀請朱熹到江西信州鵝湖寺參加一場辯論會,呂祖謙還邀請了心學泰斗陸九淵。大會上,朱熹與陸九淵時而針鋒相對,時而談笑風生,中國思想史上兩大巨擘的相會,思想的火花因碰撞而更耀眼。這場盛會,便是后世所稱的“鵝湖之會”。

  鵝湖之會三百余年后,王陽明為避宦官劉瑾之害,逃遁到武夷山的一間道觀。他在武夷山遍訪名勝,瞻仰朱熹所創辦的紫陽書院,蟄伏月余后前往貴州龍場,后來有了“龍場悟道”。明正德十五年(1520年),王陽明奉旨巡撫江西,再至武夷山游學授課?!跋骶徘踮下?,精舍千年始及門”,王陽明寫下一首《武夷次壁間韻》,詞間皆是喜愛之情。

  達則兼濟天下,戚繼光在東南十年戎馬,大勝倭寇,隨后北上,守衛北疆。途中,他泛游九曲,意氣風發,在武夷山水光石上題下“大丈夫既南靖島夷,便當北平胡虜?;乒誆寂?,再期游此?!鼻鈐蚨郎破瀋?,拒不行賄的明代御史陳省隱居武夷山,潛心于摩崖石刻。一座武夷山似乎包羅萬象,慰藉著每一個來者的心靈。儒釋道在此和諧共生,儒學的各個流派也在此相存相依。

  武夷山水,兼收并蓄,不同思想在此落地生根。而這一切滋味,又化在那盞茶里。

  萬里茶道

  武夷山以東,梅溪秀麗多姿,古老而寧靜的下梅村在此生長千年。在村口有一塊巨石,上面鐫刻著一行字:晉商萬里茶道起點。17世紀以來,無數的武夷茶從這里北上,到達俄國,再分銷到全世界。

  早在唐代,散文家孫樵就把武夷茶擬作“晚甘侯”推介給朋友:“晚甘侯十五人,遣侍齋閣。此徒皆請雷而摘,拜水而和。蓋建陽丹山碧水之鄉,月澗云龕之品,慎勿賤用之!”

  由于武夷山立縣較晚,古人對武夷茶并沒有多少系統的梳理,就連“茶圣”陸羽所著《茶經》也未曾提及。清康熙年間,陸羽后人陸延燦花費十七年寫下《續茶經》,補遺武夷茶。而在《茶經》與《續茶經》間隔的一千多年里,武夷茶早已通過海陸兩條“絲綢之路”遠銷海外。而凝結在茶上的中華文化,也隨著駝鈴與船帆,傳播海外。

  清雍正年間,中俄簽訂《恰克圖條約》,允許商人在兩國交界處進行零星貿易。不久之后 ,一支商隊就來到了武夷山下梅村。來者是有“喬家一個院,常氏兩條街”之稱的晉商常氏,他們要與武夷山鄒氏商討一門“南茶北銷”的生意。

  武夷山鄒氏,常年“走粵東,通洋艘”,有一定的商業實力。常氏選中他們的,不僅于此?!蹲奘獻迤住分屑竊亓肆礁齬適?,在一次對外貿易中,鄒氏族長鄒英章曾發現有十車茶質量不達標,他一把火把貨全燒了。一次,鄒家子孫仗勢欺壓小商戶,強買強賣,鄒英章帶著子孫,拉起橫幅當街游行致歉。這些常氏都看在眼里。

  承載千年儒風,武夷山下的商人重利更重義。走進已列入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的下梅鄒氏大夫第建筑群,樓門兩側篆刻著“木本”、“水源”兩幅橫批,告誡子孫切莫忘本。走道上懸掛著數十副楹聯字匾,“忠、孝、仁、義”等字眼頻頻出現。步入鄒氏家祠,“無信則不立,不立則難行”的鄒氏家規格外顯眼。武夷山千年儒風,凝結出的是最純粹的儒商精神。

  立信行萬里,武夷茶在迢迢茶道上行走了兩個多世紀,萬里茶道溝通中西,沿線一批城市因茶而興。

  “逝者如斯”,武夷山九曲溪水流不絕,朱熹當年刻在響聲巖上的四個大字,依舊清晰。無數先賢都曾泛舟于此,和歌飲茶,又順流隱入那萬水千山。一壺武夷山水茶,映照過這無數個倒影,抿一口,皆是千古的味道,歷久彌新。

  武夷山不止山水。(葉欣 熊婧)

{ganrao}